湖州银行青睐大户 浙江最小城商行借IPO缓压
ʱ䣺 2019-09-20

  湖州银行于1997年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成立,是一家由地方财政、企业和个人参股组建的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实际控制人为湖州市政府。

  近日,浙江证监局辅导企业信息显示,湖州银行正接受中金公司的上市辅导。据辅导备案公示文件,湖州银行上市辅导将在今年8月进入申报材料准备阶段,若上述计划顺利,湖州银行可能在今年年内进入IPO待审名单。

  公开资料显示,湖州银行前身为湖州市商业银行,截至2018年9月末的总资产为515.5亿元,在浙江省12家城商行中为资产规模最小的一家。在浙江的城商行中,宁波银行、杭州银行已先后在A股上市,另有温州银行进入上市辅导期。

  目前开启上市辅导有哪些考虑?湖州银行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一是为了壮大自身实力,补充资本金;二是为了扩大品牌影响力,打造可持续发展银行;三是为了吸引人才。”

  实际上,在资产规模持续增长状态下,湖州银行补充资本金问题显得迫切。2018年第三季度末,湖州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09%,较2017年末略有提升。但在此之前,该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已连续三年下降,2017年末为9.74%,2016年末与2015年末分别为10.24%和12.23%。

  除了在此次A股IPO募资补充资本金外,湖州银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正在考虑引进战略投资者。”

  湖州银行于1997年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成立,是一家由地方财政、企业和个人参股组建的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实际控制人为湖州市政府。据上述辅导备案公示文件,截至文件出具日—今年3月13日,湖州银行持有5%以上股份的股东共有5家,分别为湖州市城市投资发展集团、美都能源、德清县财政局、长兴县财政局和浙江诚信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19.89%、12.5%、7.09%、7.09%、5.43%。

  在这样的股权背景下,湖州银行的贷款业务也体现了明显的地域特色。新世纪评级在近期出具的评级报告中指出,“前十大客户主要为湖州市及下设区、县政府融资平台贷款”。

  2017年年末,湖州吴兴南部城镇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与浙江南太湖控股集团为该行最大贷款客户,贷款余额在资本净额比例均在5%以上;2016年年末,湖州市土地储备中心为该行最大贷款客户,仅这一个客户的贷款余额就占资本净额比例的9.1%,其第二大贷款客户—湖州市水利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也达到6.52%。

  从贷款地区分布来看,湖州银行贷款主要集中在湖州市。截至 2017 年年末,湖州市贷款占比为 82.90%,嘉兴地区贷款占比为 17.10%。不仅如此,湖州银行证券投资业务资金投向以信托和资管计划为主,最终投向同样以湖州当地和周边地区的政府融资平台为主。据其年报,2015―2017年,信托和资管计划的资金投向占比分别为28.55%、48.62%、46.98%。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湖州银行2017年发生的关联交易授信共有84笔,与90家关联方发生交易,其中关联法人有13户,授信余额为1.62亿元,占总关联交易授信余额的七成以上。湖州银行在年报中解释称:“按照商业原则,以不优于对非关联方同类交易的条件进行。”

  近年来,湖州银行发放贷款及垫款中的新增信贷投放向个人贷款业务倾斜。2015―2017年末,湖州银行个人贷款分别较上年末增长21.59%、43.67%和46.51%。在个人贷款业务的开展上,该行依赖第三方机构—微众银行,2017年,湖州银行微粒贷业务增速为119.44%。

  湖州银行在不良贷款率指标上一直保持不错成绩,2015年末至2017年末分别为1.26%、1.25%、0.95%,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不良贷款率持续下降至0.61%。银保监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全国城商行不良贷款率上升至1.79%。

  对此,湖州银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行建立了一整套贷前、贷中、贷后风险管控流程,不良率低于大部分上市银行。”不过,新世纪评级也对快速增长的个人贷款业务的风险表示了担忧,“随着该行微粒贷信用风险的逐步显露,2016年以来个人非经营性贷款不良率呈小幅上升趋势。”

  “目前银行走向上市是一个趋势,中小银行更应该借上市的东风。”某全国股份制银行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城商行在这个过程是能深化改革、规范公司治理,更能在补充资本金的同时构建多层次的资本补充体系。”

  2017年,湖州银行原董事长路国民退休,吴继平出任董事长。吴继平曾任浙江安吉县委书记、湖州市南浔区委副书记等职。2018年9月,吴继平出任湖州银行董事长获得浙江银监局的核准。对于推进上市的预估时间表,湖州银行在采访回复中称,“按照浙江证监局公告的时间为准”。

  目前,浙江省内共有13家城商行,其中宁波银行和杭州银行分别在2007年和2016年完成A股上市,资产规模接近万亿元或超过万亿元。

  总资产未破千亿元的有4家,湖州银行位列其中。此外还有金华银行和宁波通商银行,2018年9月末的资产规模分别为693.18亿元、802.68亿元。另一家为宁波东海银行,最近未进行财务数据的披露,可查的资产规模为2015年的129.37亿元。据宁波东海银行官网,截至2018年3月其仅设有12家分支机构,其中象山县6家,获赔70万小猪佩奇再赢官司!商标被抢注“社会人,宁波市区5家。

  2017年末,该行的总资产尚未达到500亿元,2017年末为443.86亿元,较2016年末的378.39亿元增幅为17.3%,而2015年末仅为333.26亿元。该行官网显示,目前下辖湖州、嘉兴61个营业网点。

  目前,温州银行业同样处于浙江证监局的辅导备案名单中,其辅导期大致为2019年1―12月。2018年9月末,温州银行总资产2109.38亿元,在浙江省内城商行中资产规模位列前三。

  就盈利能力而言,湖州银行在城商行队伍同样缺乏竞争力。2015年末至2017年末,湖州银行营业收入分别为11.17亿元、12.43亿元、13.59亿元,近三年增速分别为5.96%、11.35%和9.29%;净利润分别为2.19亿元、2.42亿元、3.15亿元,近三年增速分别为1.70%、10.16%和30.42%。在2018年三季度报中,湖州银行实现营收11.24亿元,净利润为5.81亿元;而同期,温州银行的营收为27.11亿元。

  2015年末至2017年末,湖州银行计提的贷款减值准备分别为3.76亿元、4.87亿元和3.36亿元。这也意味着,较高的资产减值准备计提在一定程度上侵蚀该行的盈利能力。

  据银保监会数据显示,全国城商行的资产规模在2018年末为34.35万亿元,同比增长率为8.27%,较2017年末下降了4.07个百分点,增速明显下降。上述股份制银行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中小型规模的城商行仍有发展机会:“应借助于民营经济的转型,提供特色化的信贷服务,如小微金融、普惠金融等,在新一轮的经济转型中做大做强。”

  2016年7月,湖州银行获得了3.04 亿元的增资扩股,2017年完成两期合计金额10亿元二级资本债的发行。上述新世纪评级报告指出:“随着未来业务的拓展以及表外资产的陆续回表,未来将面临进一步补充资本,以支撑清偿性偿债能力的需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心水论坛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